某日路过我外婆以前的家,旧信箱竟然还在,名字也没有换
怀念以前在这幢大屋子里面玩耍时咯吱咯吱的木地板 以及那个杂草丛生的后花园
当年的大户人家独栋花园别墅,就这样被硬生生切割的支离破碎
 
雨天 夜晚 公车 雾蒙蒙的玻璃里
 
 
一个人听着iPod 心里默默的想 我得记录这幅画面
摄于 冬季上海雨日的大桥五线里 我喜欢今天的司机大叔 忘了说一声谢谢你
 
我想 这应该暂时可以告一段落了
just realise the y n no nid to look at the keyboard anymore
tmr night, escape to Cambodia.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