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的的一个蓝天(暂且称他为蓝天==) 像是上帝允诺我的愿望一样,蓝天+阳光
记得以前并没有对阳光会那么在乎,现在却饥渴似的需要你  这就是这些年来我的变化之一 我们到底时谁影响谁呢
港汇的圣诞树,一年又一年的看着它的变化 似乎想从它身上找到自己的不同
想着去年坐车从港汇前经过,同样的 HAPPY CHRISTMAS; HAPPY NEW YEAR, 却与现在有着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向往。
怀旧总是能感动着人,让人莫名的落泪,而当人擦干眼泪清醒过来后会对这一笑而置,似乎总想逃避什么
 
看来我真的是喜欢凋零的感觉,远方总是那么的不清晰 做的梦与现实差距太大,潜意识与理智显然在互相较劲着
two is better than one, but one can still survive and enjoy the space of two
 
fallen leaves 还是满地的落叶 据传银杏的落叶期仅为一周多时间,所以得用相机抓住这个时刻,让它也来个forever
 
腼腆的一笑,将这一刻记录下来  以待明年冬天再来怀旧伤感?
我喜欢这面镜子 其实我知道那一刻自己在想什么
                                             ——09年冬 摄于上海交大 n 港汇广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