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2

留下评论

每次去徐家汇的时候都回路过那个世博倒计时牌,从当初的500多天到现在的460不到,也不知道时间到底是过得快还是慢,可不可以让我在接下来的十天过得快一点,然后再戛然停止。可是这貌似是个定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放平常心。

当事情不在轨道上继续运行的时候,所有的其他事情也会变得那么离奇。前天有再去静安寺,回来的时候去了两次花了五十多元也不知道是不是去错了,还是我自己没有耐心了。回来的晚上看见的所有一切都空了,路上没有行人,店里没有顾客,空荡荡的好像世界只剩下了我。

 

 幸亏这个城市还有一个地方叫做游艺城可以让人忘记暂时的忧愁。星游城的游艺城(很拗口的貌似)虽然规模小了点,但是便宜,对我这个外行来说足够了。还是哥们好,简单说了几句就马上赶了过来陪我虚度时光,最后又变得很累,有点超出我们的想象。

  

我在想,我到底是活在回忆中还是活在现实中,我怎么就那么喜欢驻足于过去所到过的地方呢,真的是能够麻痹的么? 昨天Starbucks有在放LOST IN PARADISE,蛮适合的,很久没去了。 今天放iPod时候,听见了 告诉我 ,某人曾经在漆黑的夜晚唱过


看沉默的电话
它什么都不说
看电视的画面
它无声的闪动
看街上的行人
跟我擦肩而过
整个世界太冷漠
我没有力气再往前走
看你紧闭的嘴唇
它什么都不说
看你飘忽的眼神
它无情的闪躲
看你和我的回忆
跟我擦肩而过
你的改变太冷漠
我没有勇气大声地说
告诉我
你不是真的离开我
你也不愿这样的夜里
把难过留给我
告诉我
你不是真的离开我
你是要惩罚我的爱让你失去自由
告诉我···

Advertisements

I admit I am losing my ways

留下评论

staying alone at nite was totally a silly mistake that broke my defence front become so easy.
Pushed into a chaos, I wish nothing’s going worse; I wish someone can understand the situation; I wish it’s not going on this way.
Full of wish, maybe that can explain why I went to the temple in the mid day.
and now, nothing’s changed yet, still in the crowd of wishes
I admit I am losing my ways, with a chaotic condition at nite.
I just want to know: what I am waiting for?

纪录1

2条评论

周六早晨那根本就不算是睡觉,现在才意识到多锻炼也是对心理素质的一种提拔。以前有学到过,锻炼有益于心理的健康,可是从没有在自己的身上实践过。 不敢一个人在家里,我怕鬼。 终于等到了某人丙的醒来,于是马上叽里呱啦得聊了一通,总算可以自己骗自己的把这件事抛在脑后,这叫做逞强。 其实我觉得自己倒真应该去一下寺庙,有各方面的原因。 但是还怕自己遭天谴责。在外面的时候去教堂,在这里的时候去寺庙,怪不得捞得我现在这个下场。

周六在家里舔着一根巨大无比的棒棒糖坐在电视前算是混过去了。而我妈估计也快昏过去了,没看见有人这么咬牙切齿的根棒棒作斗争。 昨天早上算是睡好了,算是吧,毕竟糖是甜味的,我和糖没有仇。睡醒后有去看ERA,接着去了莱福士,听说打折很多的,最后去了徐家汇,外婆做的饭也不差。至于非洲的那件衣服,还是今天去了那边再说吧,感到这件衣服跟咱没什么缘分。

两天过了,昨天是小年,我的春节就这样过么,我想申请减刑。

某 人 乙

3条评论

今天晚上年夜饭,很多人都特意精心装备了一番,按我后面的仁兄说的话:今天是很热闹的一天。可是不知道是昨晚忘记想到了这点,还是觉得这终究不是我的圈子,总之就是没有准备过,轻松的一个傻孩子就这样上阵了。也是,别人和我有差距呀,别人都带一家老小,我能带的只有阿拉一个个体,看看热闹就ok了。

从香港回来,经历了全港最冷的一天,只见也没少走路,一路shopping到上飞机,回来才发现,原来上海竟然有更便宜的。可是我那时的确快乐着,可以为了某些事儿一路这样子的逛下去,因为某人喜欢看到某人脸上挂出的微笑。但是话说回来,的确不能乱花钱, 所以昨天我才会对另一个人说:买东西,最小号的足矣。Feeling 很重要,feeling confirm了,比什么都好。

一直都不想去细谈那些破事儿,或者是所谓的破事儿。不知道该怎样细说,不知道该做什么,还是就像昨天被某人戏说的:超脱了。我说:算了吧,就那么俗气,那么幼稚,还超脱呢。。。我还要生活呢。不过话说回来,经过这些破事儿,自己的防守体系倒也的确完善多了,虽然对某些人还是很脆弱,至少比以前强多了。至少,不能失去自己吧,对自己好比任何事都强。 这边对我来说到底算什么,怎么现在变得像个客栈一样,任凭自己怎么闭着眼闯进末班车的地铁,在同一个车厢每天都会见到同一个人,终究还是会有结束的一天,只是现在不去细想罢了。可是时间就这么过了,很快得过了,自己只能寄语于希望,有时候会天真的骗自己,就像那个末班车的孩子幸福的故事。

昨天某人的再次不出现到的确让自己赔着另一位大师想了一会深层次的高深问题。第一次仰视着某人,想着一些事情,回忆着一些事情。总体来说,好地回忆我记得很深刻,另一些不好的,好像就这样子过去了。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在某个人面前话那么多只是怕自己的地位,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所有附属品不被某人承认,怪不得有时候自己会宁愿根某人吵嘴,也不愿意被某人冷淡。等到真得很冷的时候,就说明自己的确要害怕了,事情已经srs了。

有一句话我印象深刻,不管是什么事,努力了就会有结果,没有结果只是因为没有努力够,或者努力的方式不对,比如说太张扬了。所以昨天最后的一句话:慢慢来,努力坚持,坚持努力

the preface

3条评论

零八年最后一天浦东浦西不知道往返了几次,到最后两脚已无力
去了进才实验一回,丛研还是那个模样,倒是雷腾飞的漫长讲话给了我一些惊喜
再次回到浦西时针已指向六时半,我的一天算是真正的开始了。
已习惯了某人的任性,虽然自己其实也是这种性格,但是在最后一刻,在星巴克门前,把耳机卸掉,还是把手机掏了出来
这一时刻,我不知道我们都在装些什么,的确,只有在面对某些人的时候,自己才会这么固执
在固执的时候却不曾想过其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
自己应该是细心的,却忘记了叮嘱
总之最后在无法形容的拥挤的车厢里,我心里在想:呵,这是上帝给我带来的09年的第一个惊喜么?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眼睛极度近视,那一时刻我看到了某人头上有一根白发
呵呵,上帝饶了我吧。不要让我们折腾,不要让我们老得这么快
还有,taxi快来吧。。。
最后对于当天晚上被我踩了无数脚的公车乘客,我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在经历了一个这样的夜晚之后,接下来的这几天又恢复了平静。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