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7条评论

  好久没写了,所以这次想写很多话,各方面的。
 可能有些人觉得我这些文字也不过是讲讲而已,可是我认为不是,我是一个坚定的环保分子,不会在我的空间上写下任何无聊的文字。
据我所知,
在恐龙时代,每十万年,有一种动物绝迹;有了人类之后,每四万年有一种动物绝迹;现在,每年有四十多种动物绝迹。。。
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她是一个出生在现代都市里的孩子;它是一个出生在非洲大草原上的一头小象,他们不曾相遇。有一天,他们因为一条项链而见面。
  “好漂亮的项链,在那儿买的?”
  “我妈刚从国外带回来的,还是象牙的呢!”。。。砰。。。
请爱护我们身边的朋友吧,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曾这样说过:你过去或许无法感受到在你面前用刀插着的牛排的哀声痛哭,因为你是人类,人类曾固执的相信宙斯赋予人统治整个地球的权力。 可就算这是真的,如果宙斯让某一种族统治整个宇宙呢?想象一下某一天忽然外星人来到了地球,告诉你它拥有统治整个宇宙的权力,并把你当牛马用,最后养肥了送进锅里煎煎吃掉,恐怕到时候你被堆上餐桌被外心人当作一块牛排的时候,就能体会到牛的痛苦了吧。。。愚蠢的地球人,我常常这样说。。。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也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或许有些开放,但也不失哲理。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负担完全消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自由而没有意义。
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我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重重的离开,满怀着伤感。我想享受生命之轻,悄悄的离开,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必定也会像他们那样,心中揣着伤感,甚至更甚,因为我做不到,何况天生就是伤感的人。。。
Advertisements

Take a look on my photo

5条评论

I tried writing in Chinese today, but it was so absurd that the computer did not accept Chinese language input. So ridiculous and incredible. Anyhow, I just wanna tell you all to take a look on my photo album, especially on ‘Shanghai Biennable Art Show’ and ‘My Tour’ coz it is really splendid. The motif of This Shanghai Biennable is ‘Hypdesign’.(Chao She Ji)
 
Then listen to my music, song by Cai Jianya. I like her very much. Her beatiful voice and melody both attract me tremendously.

%d 博主赞过: